西夏

李元昊立國之誤

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教授韓志遠

党項首領李元昊建立夏國,一直是史家肯定的功績。然而,如若將此事置於歷史發展的長河中,其失誤便會顯現出來。立國不利於党項族的發展,並為党項族滅亡埋下了隱患。党項族自八世紀遷至今寧夏、甘肅及陝北地區後,接受中原王朝的轄治,安居下來。尤其是經李繼遷、李德明兩代的努力,党項已有了比較穩定的發展環境,既帶有割據自治的性質,又不與中原王朝對抗。他們接受中原王朝的封號,以便號令党項諸部對抗吐蕃。因此,党項族在這一時期「邊鄙無事,民人安居,曠土墾闢,稼穡豐茂」。

然而,元昊稱帝建國後,與北宋絕裂,招致北宋絕互市,削元昊爵號,雙方矛盾激化,終於爆發戰爭。儘管夏在三川口、好水川、定川砦等戰中獲勝,但也付出沉重代價。戰爭損失不算,僅與宋貿易中斷,使西夏人民「飲無茶,衣帛貴」,民怨四起,以至西夏有「十不如之謠」。以後,夏宋雖訂立和議,但以往與宋「往來如家,牛羊繒帛,彼此各受其利」的局面,再也不復存在了。正因為西夏立國,才招致蒙古採取像興中府屠城似的對党項族進行毀滅性打擊。此外,元昊在党項發展與漢族相差無幾之時,試圖以落後的蕃文化對抗中原漢族文化,反而擴大了西夏文化與中原文化的差距。